— 胃里有黑洞 —

【全职/全员/披着辩论皮的大学文】正方反方

在年末挖坑似乎不太好。。。本来真的只想写个单篇,没想到写写写连面试都没写完(一定是黄少话太多了一定是)

其实就披着辩论皮的大学生逗比文……

【一】

   “辩论,可不是一个人的舞台。”

 

    “听说这届进来不少新人啊?”会议桌后的人翻着手头厚厚一叠资料头也不抬地问刚进门的人。

      进来的女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会议室的窗户,刷刷刷地把窗全拉开了才回头讲话“叶修你抽少点成不,会议室给你折腾的乌烟瘴气的哪像个部活室了?”来人寻思着下次真该找人在这装上烟感灭火器,让叶修这混账再抽烟,再抽喷死丫的,没好气地又开口,“反正原来那群队员一个不少地全报名了。“

      被称作“叶修”的人像软骨虾一样趴到桌上“从开学起就交流赛忙活两周了不抽点烟哪来的精神头啊,部长我申请报销活动经费。”

     “你别想了”陈果把叶修压着的资料抽出来,“没精神回宿舍睡去,今晚招新呢你别这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新生还没进来就给你吓跑了!”

     “嘿哥是什么人,慕名而来的人多了去了,吓跑?怎么可能。”叶修熟练地吐出个圈,陈果立刻嫌恶地到另一边找了把椅子坐下,“今天还真有人一进门就嚷嚷着要找你的,说在论坛上跟你交过手直喊着要和你再战个几百回合。”

     “啧现在的年轻人真沉不住气。”叶修顺手翻开了招新报名表,“哟怎么还有交换生报名啊。”

     “就是找你的那个,”陈果稳定了一下情绪问,“那可是G大王牌黄少天,还有他们队长居然也来了,快说你到底怎么招惹他了,是不是有什么内幕?”

 

       黄少天此刻站在X大的宿舍楼前有股背井离乡风萧萧兮的凄凉感,想他G大的王牌辩手第一嘴炮(不),能言善道能说会笑见人能说人话见鬼也能打外交,交际手腕那是杠杠的,当年叱咤中学辩论赛一个人就能hold住全场,没有辩题是他不能辩的没有人是他不能噎的,赛时有多久他就能讲多久,多少对手队友恨不得毒哑他(喂),现在居然要沦落到曾经竞争对手的学校来,多少兄弟姐妹要在三尺台上扼腕叹息少了个大杀器。

       怪就怪自己一时冲动,放假没事到处灌水在论坛上跟个叫“无敌最俊朗”的家伙从扯皮到切磋到辩论,战到最后斑竹把帖子给扎口了,当时自己略处下风,但是这事都还没结呢一时的劣势可不算什么,是人就会有出纰漏的时候他这是还没让我给抓住,要是继续下去我就不信找不到漏洞弄(neng)不死他!

       总之就是这一恶向胆边生,几天后一件有交换名额一激动就给报了论坛那家伙无意中透露过的学校,说起来X大这不是叶修在的大学嘛,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一个学校的人风格都一毛一样的……

     “少天。”背后传来一声不温不火的嗓音,一个男生提着饭盒出声打断了黄少天滔滔不绝的腹诽。

     “哎呀队长你下课了,这是帮我打的饭吗你怎么知道我正准备去打饭呢跟你做室友真是太好了队长这是清蒸鱼吗好想吃清蒸鲈鱼啊啊”要说稍微能让黄少天顺心一点点的就是辩论队的队长喻文州作为学生会代表也到X大交换一学期。

       喻文州微笑着拉黄少天进了宿舍楼,“少天我们先上去吧^_^”

 

       X大的宿舍是标准的四人间,学校分配宿舍的时候貌似把生源地划作一拨,黄少天喻文州他们寝室四个全都是G市来的,四人刚到寝室的时候面面相觑,没想到在异地大学碰头的几个人居然还有点渊源。

       寝室里头本来就有个“原住民”在这,是个在读研的师兄魏琛,他本来是G大的学生毕业了才考到X大读研,只不过人实在太猥琐只有脸皮的厚度能让他跟“读研师兄”这个资历挂上钩,索性魏琛也不在意这些,调戏后辈为老不尊倚老卖老占嘴上便宜是他长干的事。

       另一个是和他们同届的方锐,方锐初中和喻文州、黄少天一样都是就读的G大附中也加入过黄少天他们所在的辩论队,可以说初中时就和黄少天喻文州认识了,只不过方锐的中学生涯实在是漂泊不定,初二转到了呼啸中学,到了高中又转到了X附中,和他的丰富转学经历相匹配的是他变幻莫测的辩位,在G附中的时候他担任一辩,到了呼啸他又作为二辩和当时的队长林敬言成为名噪一时的攻辩搭档,在X附中他竟然又回到了一辩的角色,让圈内辩手叹为观止。

       不过让黄少天相当不服的是,方锐到X附中俨然就是成了叶修领军的辩论队里的一名悍将,“我去,叶不修这家伙近年到处撬人墙角,方锐说起来和我也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一奶同胞(G大附中的校服裤、早餐奶)怎么就投入了叶修这货的贼窝……”

       于是高中一场辩论赛当黄少天和方锐在“奋斗路上好伙伴重要/好对手重要”的辩题下相遇时,黄少天站起来就对方锐动之以理:“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对面的方锐大大显然就是没有意识到好伙伴的重要性如此所托非人误入歧途端端的一根好苗子硬是被墨水给泡成了黑心棉,你们看他憔悴的眼神一定是没有好伙伴为他分担解忧,你们看这一点都不符合大好青年身份的猥琐辩风一定是缺乏一个好伙伴为他拨乱反正,所以即使拥有我方这样的好对手也没能把方锐大大从岔道上拉回来,反观我我在队长的教导和熏陶之下茁壮成长如鱼得水一看便知龙与凤……”

      经年之后他们几人在X大的寝室碰头时,黄少天的大脑里难得地没有盘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段取而代之的是四个字来来回回地刷存在感——“世事无常”。

 

       X大的辩论社成立起来也有些年头,曾经似乎还风光过一段时间,只不过在当代这些青年学生数得过来的岁月记忆里X大辩论社已经衰落许久了,那些年代久远的光芒万丈已经照不进他们眼里面。直到叶修转学到X大附中带着一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妖魔鬼怪(黄少天语)在高中辩论赛上力压群雄,再然后叶修考入X大扬言要在打进国辩的基础上力争冠军,虽然对国辩冠军这点抱有怀疑态度,但是大家都知道X大辩论社要崛起了。

       刚入学的新生都是迷途的羔羊,一个个的逡巡在招新的摊位上,被花样百出的招新单张迷得眼花缭乱,恨不得每个社团都进去一下从此打开自己混得风生水起风光无限的大学生涯。这次前来X大辩论社参加面试的新生也是不少,有听了辩论社名声而来的,有叶修粉丝的,有原先X大附中辩论社的原班成员们,还有黄少天这个看上去像踢馆的……

       第一轮面试是按号现场抽取题目三分钟的即兴演讲,没轮到的新生在隔壁课室等候,给新生准备的课室里讨论声嗡嗡嗡的,苏沐橙唐柔包荣兴乔一帆几个小年轻凑在一起:“听说今晚老大请宵夜早知道就晚饭就不吃这么饱啦。”包子揉了揉他的肚子一脸可惜。

       苏沐橙从挎包拿出一把小零食放桌上,自己剥了个桔子放嘴里,“果果昨晚就说了呀,包子你又顾着打游戏没看群里消息吧。”

       乔一帆一脸腼腆地摆摆手拒绝了苏沐橙的零食,看着苏沐橙和唐柔继续开着零食包装袋心想难道网上说女人有几个胃的传言是真的,一侧头就看见前门拿着号走出去的两人,手一抖拍到包子背上:“那个,那个是不是G大的黄少天和喻文州?”

 

       G大的王牌和队长来了X大?没人知道怎么回事,只有叶修回忆了一下假期出现的一场嘴仗大概明白了这个乌龙。

       可是黄少天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乌龙的根源就坐在他面前,耷拉着肩膀虚胖的脸上浮现出他最熟悉的笑容,很嘲讽的笑容,“一分钟自我介绍。”

      “叶不修我跟你认识几年了还一分钟自我介绍有意思么有意思么有意思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待客之道你造吗你造吗,我的光辉历史讲三天三夜都讲不完一分钟那是侮辱我,我是什么身份居然沦落到要被你面试,有种来一对一PKPKPKPKPK,啊你认不认识一个马甲叫无敌最俊朗家伙快喊他出来跟我PKPKPKPKPKPKPKPK我今天一定要让他认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陈果从面对王牌辩手的晃神中脱离出来,一脸不忍地抬手捂住了脸——

      “无敌最俊朗是哥的马甲,你不知道?”旁边的人懒洋洋地开口,语气理所当然理直气壮似乎是跟人陈述一个太阳是圆的这种众所周知的事实。

      “……”黄少天仿佛被人突然捏住了脖子沉默了几秒钟,“靠——你妹的叶不修你告诉我你到底有几个马甲你是给人刷粉的还是刷评论的吗还是说你其实是五毛党专门开着马甲去给人刷帖混经验我怎么知道那个是你的马甲不对我就应该要猜到的,那么欠扁的语气还有那么无耻不要脸的名字除了你谁会用——”

       黄少天的控诉直到叶修让人把门外的喻文州找过来才算停止,黄少天的眼神铮铮铮地闪着寒光死死盯着叶修,默念十几遍“来日方长慢慢算账”之后开始了他的即兴演讲——“我抽到的题目是——‘没有打不动的心’。”



     “没有打不动的心”这个题目是班上即兴演讲里面出现的,当时室友就吐槽应该让我抽到OTZ我当时第一反应是这题目果断是该给黄少啊

     由于”剧情“需要以及私心。。。让黄少和喻队作为交换生到X大一学期(这个X大代表着什么大家都知道)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