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胃里有黑洞 —

【全职/全员/披着辩论皮的大学文】正方反方

【二】

就是吐槽吐槽和脑洞和吐槽……【一】在这里→【一】

      黄少天的控诉直到叶修让人把门外的喻文州找过来才算停止,黄少天的眼神铮铮铮地闪着寒光死死盯着叶修,默念十几遍“来日方长慢慢算账”之后开始了他的即兴演讲——“我抽到的题目是——‘没有打不动的心’。”

 

       据事后坐在会议室一边准备围观新队员的方锐大大回忆,当时黄少天面带微笑目和善之中带有一丝狰狞,目光游走间暗藏杀气(直指叶修),中气十足的声音像从丹田运了几百遭完全可以一口气念完元素周期表不带任何标点停顿——

      “都说没有撬不走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小三凡事首先你要肯去做别动不动就放弃治疗才能调动你浑身的细胞千方百计去找方法实践世间没有打不动的心这个除了告诉人要有毅力更是涉及了智力啊你看那些网上天天心灵鸡汤天天酸得掉牙的段子什么感情就像一张纸皱了即使抚平也恢复不了原样了全是扯淡直接水胶带胶水绷木板上一晚立刻让你恢复完美无瑕平复皱纹还你剥壳鸡蛋一样细腻光滑的纸面所以说知识就是力量啊别成天写情书弹吉他分分钟就被人智商碾压滴水石穿铁杵成针都老掉牙的典故了别整天想着你那点毅力感天动地想打动人的心就要动脑筋下功夫投人所好……”

         方锐夸张地捂了下心口,‘我只是想看看可爱的紧张脸红的新生们啊’。

        “……这简直就是资深传销头目绝对是做销售的人才啊人才啊”陈果不着痕迹地往后挪一点。

          叶修微微一笑:“你听说过安利吗?”

 

      一路面试下来出彩的几个都是熟面孔,陈果心想也该知足了,原班的成员这会都来了连G大的两个大神都能遇到,做人不能太贪心。

       没想到第二轮面试的时候还真有点意外的收获,陈果瞄了眼叶修在资料上打的勾侧头低声问:“这个不怎么出彩啊……”

        眼前这个和包子搭档进行二对二辩论的男生架着眼镜斯斯文文,讲的话中规中矩从头到尾也不见什么特别出挑的表现,而且明显不太跟得上包子的节奏,虽然说包子的思维回路没什么人能理解但是与其搭档的这个安文逸也未免平庸了点,陈果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地方能让叶修认同。

       他们这组的辩题是“大学教育应不应该以市场为导向”,包子和安文逸是正方立场(大学教育应该以市场为导向),

       包子噼里啪啦问反方“以市场为导向不代表是以市场为主导,导向就是考虑这个发展方向,对方辩友你们怎么能那么武断地认为以市场为导向就会影响学术等其他方向的发展呢,就好像我们说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吧,里面五个品德全是人全面发展的不同导向,你能说以德为导向发展的同时就不能兼顾其他了吗”

       包子的想法向来是大胆跳脱的,突然抛出这个观点去反驳对方仰仗了许久的“学生的本质还是应该专注学术学习”,‘这太狡辩了啊但是就是说不出话来反驳’,反方同学咬牙切齿‘我竟无言以对’。

       相比起包子,安文逸倒是老实得多,从发展的潮流以及实际的需求论述了以市场为导向的合理性,在结辩的时候也尝试了一下通过润色补充包子提出来的观点攻击对方。

       他们这一组结束的时候安文逸微微皱着眉头,虽然他的搭档表现很优秀但是这种充满意外的发挥也给他增加了很多负担,尽管极力弥补他们的配合还是出现了脱节。

       安文逸对于今天的面试并不抱太大的期待,所以当陈果告诉他通过的时候他镜片后的眼睛睁大了些许,然后他表情镇定地开口问“虽然我清楚自己的水准并不是特别的理想,但是我有必要了解自己在未来的比赛中是否能够有上场的机会?”

      “上场选手的具体安排要根据具体的比赛来定……”陈果犹疑了一下回答,对于安文逸的过人之处她没有什么特别直观的感受,但是对于这个男生此刻的语气和有些唐突的问题陈果感觉有点不爽。

       后来陈果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叶修,反正是他选的人让他自己来搞定。

 

      “总之呢现在辩论听着挺高大上,一群人穿着正装在场上古今中外天上地下侃侃而谈,但是却越来越小众了。很多人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有一群傻逼天天泡在一堆资料里面一边说‘要赶不及了立论快点出来’一边推翻自己‘昨晚那个观点我觉得有问题’,整天窝里斗狗咬狗没上场轰对手,队内讨论的时候就撕逼撕得不亦乐乎,然后上场为了一个辩题你死我活……”

       站在会议室的前端对新入社的队员讲话的时候叶修如是说。

      “然后你就是这种蛇精病里面的战斗机。”方锐在下面接茬。

      “咳我们去吃夜宵吧。”陈果说,她实在是怕再说下去新生就能跑光了,哪怕很多是本来就知根知底的。

      “别闹”叶修严肃脸:“讲正事呢。”

        ——“讲你妹的正事啊你这叫讲正事”陈果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总之既然入了教,也得好好干,下周我们有个表演赛,想参加的都跟陈部长报名啊。”

       陈果是策划部的部长,自从X大辩论队建立起来就和学生会的部门存在合作关系,简单来说就是比赛辩论队打,活动之类的程序上问题由部门承办。陈果其实也是个辩论的爱好者,只是她临场上的反应和思维的宽度深度实在跟不上,虽然喜欢却主要停留在看的阶段,只要能够有办法支持到学校的辩论队发展她一定是会尽力而为的。

     “这个表演赛呢是和外校约的一个交流赛,也算是新生入学后第一场展示新一届风貌的一场比赛吧,有兴趣的人先找我报名,上场队员我们再根据之后的情况定夺。”陈果补充。

 

      新进的新生基本都报了名,当然黄少天喻文州这两个根本就是转学来的大二学生是不可能跟着新生去装嫩了。

      于是后面在宵夜档新生们热火朝天其乐融融的时候,这俩人就敲着碗跟叶修算着长长的账单。

     “叶修你妹啊,还是不是人了,一天到晚没事干呢吧你,天天就泡那论坛上跟人喷跟人扯,你什么身份啊去论坛放原子弹这合适么合适么,我是不认识你那一二三四五的恬不知耻的破马甲你特么还能不认识我?就跟我扯淡扯半天也不挑明着来想干嘛,平时找你聊两句辩题一溜没影的,这回刷刷刷的几十楼你闹哪样啊,你知不知道我还以为出了个什么高手在民间我去,叶修我跟你说你今天别想跑快跟我PKPKPKPKPK我们上次讲到哪被扎的口就从哪开始继续来……”

     “叶队你这也是太不讲究了,少天是莽撞了点但是这次被蒙的也够惨的,那帖子少天给我说了,叶队那天还主要用的花辩迷惑性太大了,该不会是故意这么做的吧?”喻文州讲得慢条斯理,顺手又夹了一筷子刚上的河粉到黄少天碗里。

      “哪能呢,我那天是真没打算蒙他,这不是在论坛么又不好直说我是谁谁谁对吧”叶修嘴里嚼着鱼含糊不清地开口,“还有怎么也想不到这年轻人居然这么冲啊。”黄少天话虽多但是观察力分析力从来都不是盖的,就算一时走岔了这不还有喻文州吗,叶修是不信黄少天完全没想过无敌最俊朗是自己的可能性,顶多就是没想到叶修还真的这么没下限披着马甲在论坛上浪。

      “你还有理了总之我和队长可不是给你当喽啰来的我们一场比赛多少人抢着争着要来看啊好歹也是作为交换生过来的叶不修你怎么着也得好好招待我们”

      “那你想要怎么个招待法,烧烤要不”正好上了盘烧烤叶修努了努嘴。

      “当然要!”黄少天话声没落筷子就已经戳下去了,回过味来又觉不对:“喂你不是一顿宵夜打发我吧我跟你说这一年呢我们要队内福利享着队内义务拒绝接受当然要是你向我约战嘛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黄少天你最近是都哪学的这么不要脸,想多了吧,你看我们一大群人好不容易出来庆祝一个大排档就算大餐,队内福利呢倒是有榨菜配泡面,什么表情呢榨菜泡面黄金搭档童年的回忆就一个字,香!队内义务你要闲的蛋疼就来跟新人练练手,哥老了啊要休养生息没空陪你们小年轻玩儿。”

     “靠——算了总之联赛我们不能上去打就对了,我说叶不修来者也是客你好歹给我们当当导游什么的吧”

      黄少天炮轰叶修虽然也有愤愤不平的意思,但主要还是表明自己的立场,身为G大辩论队的两大王牌趁着交换的机会来X大走一遭没关系,要是真的帮着X大去打联赛就太过了。如今看叶修也是明白人,只字不提联赛的事就当他们是普通交流生看,黄少天又把话题继续拉回了旅游观光的路子上。

      “再说吧=,=”

      “哎你想游杭州啊,老大没空我可以当导游啊,喜欢到处游玩你射手座的?”包子的嘴百忙之中来替老大解围。

     “滚我狮子的”

     “噢狮子座,你的星座好像有首歌来着啊我唱给你听——”

     “包子闭嘴”陈果不堪其扰地给包子碗里添了个生煎企图把他的歌堵回去,“咳喻队不嫌弃的话我们周末组织次户外活动,大家一起来玩,也给你介绍下杭州的特色景点特色小吃”

       喻文州颔首:“谢谢陈部长了,我和少天会参加的。”

    “嘿包三餐吗包三餐吧喂喂叶不修你看你们部长人品好啊总算还是有人没有被你拉低节操,喂叶不修你不要装没听见回去上网继续战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