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胃里有黑洞 —

【韩叶】相见

    “很久不见了,”韩文清看着角落里的人影想,“有两年了吧。”

      被他盯着看的人似乎有所察觉,叼着嘴里的烟抬起头,逆光中韩文清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凭印象在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有气无力的很是敷衍的笑容来。

     “哟老韩,好久不见。”叶修含着烟,扬手朝眼前的人挥了挥,“有没有想念哥潇洒的身姿。”然后毫不意外地收到了一记瞪视和黑沉沉的脸色。

       韩文清看着眼前这张脸,没有应声,他从来都是直率强势的性子,纵使面前是万丈深渊也要迈开步伐跨过去,纵使面前是铜墙铁壁也要用尽力气撞破它,他的人生中基本上没有过什么迟疑的时刻,他的步子也不曾停顿过。

       可是这一刻他难得地有了一瞬的晃神,自从叶修宣布退役以来他就再没见过这个老对手。确实是“没见过”。

       当君莫笑开始叱咤第十区不久的时候,韩文清就曾用霸气雄图的账号到网游里会过这个老对手,陌生的账号卡陌生的名字,眼前这个花花绿绿像变形金刚一样的玩意,却只是几个来回就让韩文清确定了这是叶修。不是像张新杰一样有着严密的逻辑推测和排除得出结论,而只是一种感觉。即使是不一样的技能、陌生的套路,韩文清也依然能从你来我往的几个回合里辨认出来对面的人是叶修。

       后来趁着荣耀更新的潮流,两人各自为战没少在网游碰面,有时候韩文清会想起他们在荣耀里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就在荣耀通往练级区的路上,在无数玩家的围观中,拳击矛刺间开始了两人第一次PK。这个被张佳乐一直怒骂“毫无节操”的家伙一次次地牵走他们公会争夺的BOSS,一如十年前这个人穿越众人贪婪的目光拾走了他的拳套,多么相似的情景。

       然而不够,这样的较量远远不够,和叶修之间韩文清早已不满足于一场胜负。从第一战起每次与叶修对战他所想的都是要这较量更加纯粹,更加用尽全力心无旁骛,更加地不受外界干扰,一局战罢起来接着再战一次。

      何况,对韩文清来说,就算在游戏里他们已经打了那么多次的交道,也不能算是见过叶修。不是“一叶之秋”不是“君莫笑”也不是外人眼里扑朔迷离神秘莫测的“叶秋大神”,而是“叶修”这个人,不管换作了什么名字,自相逢以来就彼此对抗纠缠了十数年的人。

       回过神来的时候一缕轻烟正嚣张地往韩文清鼻子里钻,一明一灭的暗红色烟头就停留在距离他鼻尖一厘米的地方,而烟的主人正探着身子越过餐桌凑到他的面前来,见韩文清皱眉又若无其事地慢吞吞缩回去。

      韩文清是不抽烟的,如此近距离冲进鼻腔的烟呛得他有点不适,他微眯起眼,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目光锁在叶修身上,“你挑的地方,你点菜。”

     “点啦点啦,喏,这不都上菜了。”叶修很是得意地一挑眉。

       韩文清盯着刚上的这道菜,总觉得有点眼熟,不过这道菜好像又是这样的……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这道菜还没哥做的好啊。”

       叶修的声音适时响起,正好把韩文清那点稍显模糊的记忆给扒拉了出来。

 

      联盟第一赛季霸图客场对战嘉世那天晚上,韩文清推辞了嘉世做东的餐会,收拾好东西走出场馆时看到一个还没来得及换下嘉世队服的生面孔,或许只是脸陌生而已,韩文清略略一想就径直走到那人面前,“叶秋?”

      “哎哟大漠孤烟,哦不是,韩文清啊——”被叫住的人有点惊讶,却没有否认,挠了下下巴又开口,“你怎么没跟他们一起过去?”

      “我打算早点回去复盘。”韩文清也不遮掩,面对强大的对手自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不是什么羞于启齿的事情。

     “面对我们队带来强大的压力你的重视完全正确,不过重视也没用,今年冠军是嘉世的。”当时还没公开真名的叶修胸有成竹地说,在韩文清的视角里自动转换成一记系统提示:“叮——叶秋向你发起了嘲讽”。

      “哼,没到最后说的都是大话。”韩文清的垃圾话技能点向来不高,皱着眉头发出一声冷哼。

       叶修对其不善的语气充耳不闻:“我也打算复盘来着,不过复盘之前也得吃个饭吧,我请你吃顿家常饭啊。”

        韩文清正要拒绝就被身旁了人拉着往前迈了几步,“快点,妹纸今天出门去了回家还得做饭,吃完饭再一起复盘——”

       到底是“咦叶秋有妹纸”这种神秘的八卦力量打动了硬汉,还是“和一叶之秋一起复盘”的迷之吸引力牵动,到现在韩文清都说不清楚。总之当时的韩文清跟着叶修到了他租的房子,然后就被叶修把他晾在了客厅,叶修的说话声和着抽油烟机嗡嗡的声音传出来,“第一次见面就让你尝尝哥的手艺,这可是杭州特色菜。”

     “不是说没人做饭你才做的吗”韩.耿直.文清沉声反驳,感觉这“第一次见面”听着有点别扭,透过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他们认识已经很久了,虽然这人的面孔是第一次见,但是在此之前游戏里他们操作着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在竞技场或者私下交手进行了不下百次,联赛开始之后在线下赛两人也交战过。韩文清从来都没觉得这是一个陌生的人,他们的交锋点就在荣耀,叶修的技战术和账号卡一叶之秋他都熟悉得很,在韩文清看来背后的正脸见没见过一点影响都没有。

       叶修也没在里头捣鼓多久,韩文清刚看完摊在桌上的报纸就听见叶修喊:“哎来帮忙端一下。”

      菜是连着锅给端出去的,“你看这么吃多热乎啊。”叶修说。

      韩文清看了看已经脱下的薄外套,撸起了袖子。

    “这叫鱼头豆腐,传说可是皇帝赞过的御菜,营养均衡得很,高蛋白低脂肪,荤素搭配,还有里面加了番茄香菇胡萝卜彩椒不仅富含维生素还口感极佳。”

       韩文清看着锅里各种各样的材料,确实是很丰富的样子,可是这锅东西总让他想到东北大杂烩,如果没看错他好像还看到了点零星的不明肉沫……他用筷子夹了块鱼肉送嘴里,“嗯,鱼熟了。”

      “什么叫熟了,该说很嫩很好吃,这鱼头我掌的火候刚刚好的……”叶修嘟囔着也夹了块鱼。

        两人吃得满头大汗,“你这彩椒怎么辣的”嘴里一片火辣,韩文清感觉更热了。

     “哎呀,好像顺手把尖椒也剁了点进去。”

     “……”以后还是在饭店吃吧。

       后来韩文清因为比赛或是休假活动也到过杭州几次,他对吃喝并不特别讲究也没有特地闻名而去点当地的特色菜肴,反而是队友或者请客的东道主会点些特色菜给尝尝鲜。不过当时那道在气温渐凉的秋初让人吃的满头是汗,内容看着丰富混杂得骇人的鱼头豆腐倒是没被点过,韩文清甚至有怀疑过鱼头豆腐到底是不是杭州的当地菜肴。

 

       经叶修这么一提,韩文清才想起这个线下初次见面的经历,只是,看着眼前这锅菜,回想起叶修出品的那一锅——“果然是大杂烩。”韩文清嗤了一声,把当时深深的怀疑向“掌厨”控诉出来。

       眼前的鱼头豆腐,嫩白的豆腐,半露的鱼头,只加了点香菜香菇点缀,什么番茄胡萝卜彩椒青椒这些歪门邪道的配料半点也没有出现,当年他和叶修吃的那锅,明显是叶修把材料一股脑一锅乱炖出来的独创。

     “你这不信任的目光怎么回事?”叶修舀了勺汤汁浇到韩文清碗里,“光看色泽就不够我当年烧的明艳动人。”

        韩文清不以为然,“当时没有食物中毒真是万幸。”

     “说什么呢,那可是多种维生素丰富蛋白质的结合,种种都是营养,口口都是精华,食堂的大妈看了都要自愧不如。”

      韩文清停下筷子,看了一会边夹起正牌鱼头豆腐一边夸耀自己做的山寨版的叶修,忽然抬手掐上叶修脸上的肉,往外一扯:“呵,说得一嘴好菜。”

       在叶修龇咧着嘴伸手搭上韩文清的手时,韩文清缩回手指握成拳头,抵上了叶修伸出来的手:“好久不见,欢迎回来。”

       叶修愣了一会,眯起眼笑着收拢指尖握住韩文清抵过来的拳头。

       和叶修在荣耀里斗智斗勇了十几年,韩文清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度,久违地觉得有了实感。

       韩文清曾经觉得有些人不需要见面便早已相识,但此时他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