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胃里有黑洞 —


      看完第十二集有点憋闷……虽说十一集一直在发糖,在心知肚明两集之内这种恬淡闲适的日子即将破灭的情况下再剔透的糖也反手成刃,刀刀剜心。

     助六本身疏狂恣肆,他的落语起于坊间各座附丽于观众情绪,随悲随喜。

     菊遍寻不得容身之所,直觉在落语中格格不入,即将放弃之时才恍悟要为自己而说,自此将在落语中偶得的留恋欣喜、心安平和连同此前的徘徊彷徨统统煎熬入骨,尽付于口舌之间。

    助六是新醅酒,浓烈辛辣,滚烫入喉,灼胃热脑,喜时酣畅淋漓怡然自乐,悲时小酌一杯百念在心。

    菊是牵缠丝,轻怨讥谑,欲笑还颦,嗔怒嬉笑间,娓娓道来,回过神来已随他入戏。

     两人风格相差如此之远。

     不过也就是“不一样”所以才会互相歆羡吧。

     菊羡慕助六的天赋,助六羡慕菊的际遇。

     菊一直想找到自己存在于这世间的证明,想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在他看来助六是被落语眷顾的吧,轻易便能说出令人欢笑的落语赢得满堂彩,而自己日复一日地练习都够不到他的背影。

    助六就像路上一座永远到不了的路碑,菊一直追着他的背影而来,以为走到了很远的地方,抬头一看助六依然走在前头。菊羡慕他又嫉妒他,喜欢他的落语又厌恶这样刺破人心的落语,这样的落语再怎么努力也说不出来,求而不得多么令人厌恨,可偏偏听到的时候忍不住欢笑。

    “这个人对未来总是很乐观,而且也很正确,我当时是打心底这么想,并且只要我也这么想,自然也能找到自己的未来,我确信如此。”

      助六是他无数个日夜看着追着羡慕着厌恶着也无法超越的路碑,然而也正因为这个人是如此顽固地走在前面,十年如一日地只要一抬头便可看见,才不至于觉得自己是孤身行走在不见尽头的长路上

      可是这个路碑突然消失了,追了那么久的,好不容易觉得终于能并肩而行的目标用哀求的语气对美代吉说“你不喜欢我就不说了”“没有你我说不出落语”
   
     ——你喜欢着的这个女人,我也曾为之心动啊,可是为了落语,为了你口中那“越是一无所有之时,越是令人为之一振”的落语,我斩断了这种愚蠢的眷恋,而你却要不管不顾地溺死在她怀里。

     无论如何也无法演绎的落语,连听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之前一直以为菊恨落语,所以想将它毁灭;又深爱落语,所以在它逐渐消逝时依然无法放手要与它共赴死亡,所谓殉情。

     看完十二集又感觉是依恋至极,不给旁人玷污的机会便让它在自己手中消亡。

     这样的眼睁睁看着留恋之物在面前破碎,攥着珍爱之物缓步迈向灭亡的热烈深沉,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落语的最后阿熊说:“别再是一场梦。”

    是助六的一场梦,才编织了开头就被抛向虚无的一场梦。

    也是菊的一场梦,以为能梦到永远,却在指尖猛然坠落的一场梦。

评论(1)
热度(10)

2016-03-30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