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胃里有黑洞 —

【双花】同归(五)【完

     滇地有一山,半山飞雪,经夏不消,谷中异风呜咽盘桓终年不歇,山间关隘奇花绽放香飘十里。因山中风云莫测,路险峰陡,百姓平素夏秋时节方才入山,只到半腰采拾药草香芽即返。

     “你一个人初春上山真不要命了。”张佳乐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向雪地中那个卸去甲胄一身劲装的人。

      那人被风吹得衣服猎猎作响,脊背挺得笔直面色肃肃看着山下关隘,悲喜莫测:“你明知凶险为何要跟上来。”

      少年对他咧嘴笑,乐呵呵的模样:“我是你的副将,你在哪我就在哪啊。”背在身后握紧了将印的手微微发抖。

———————————————————————————————

       山海关卧龙蜿蜒易守难攻,北倚山峦绵绵,南望波浪滔天,是为“天下第一关”,叶修依靠山海层层布防,要想正面攻克山海需先连克关下数城,贼兵久克不下绕道毁墙而入,叶修楼冠宁所控兵力有限,中间防守虽则固若金汤,然两翼薄弱,若调兵补缺恐左支右绌,故上报求援。 

       韩文清此番来援,叶修半句也没有客气,与张新杰连夜商议调整布防便干净利落地遣韩文清上阵去支援西翼的义斩,知晓两人脾性过节的个个屏气凝神观察韩文清表情,只见韩文清刀斧刻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无,沉声应下一句便走出营帐,率军去的正是叶修点兵到阵的方向,奇的是他披甲上马时肩头立着一鸱鸮。

 

       张佳乐随韩文清于刀戟中冲锋时有些恍惚,如此霸道撕开来路的风格似曾相识。一晃神就有一小卒挺枪冲到他面前,张佳乐闪身避开眯眼一笑翻腕放出了手上短弩。

       这么充满攻击性的张佳乐对孙哲平来说有些陌生,过去张佳乐因为时常随先锋突阵也会备着一手防止被近身,身上马背带着类似袖剑弹弓之类的轻巧玩意。

      孙哲平曾玩笑地说过这些小玩意面对甲胄铁盔再大的能耐也有限度,沙场之上就只有自己多担待点了。

       可如今张佳乐展现了前所未见的攻击力,他的动作迅猛狠厉,远远望去血沫硝烟炮火拢在身周开出一朵花,犹如窜动的火舌将妄想前来冒犯的人统统化作灰烬。

       孙哲平与张佳乐并肩作战九年,而张佳乐独挑百花将旗足有十一年。

      弓手打前锋能力有限,失去了破阵狂刀的张佳乐逐渐转变了自己的战斗风格,长弓已经鲜少使用了,改为轻便的短弩,配备了手统、梨花枪、震天雷等便于携带的火器提高自己的战力和灵变性,一直到后来他成为全军能够依靠的足以独当一面的百花总兵。

       孙哲平挥动狂刃劈开面前的人,纵马上前挡在张佳乐身侧,这是个习惯性的举动,为后方援助提供一个能够施展开的环境。

      张佳乐轻扬短弩朝他示意,眼睛瞟那杆重剑:“还扛得动?”

      对方耸肩:“时间长就不行了,这样的小型攻防还行。”

      他撇嘴,这人进了坟都是块不服软的花岗岩,却也无可奈何:“你还是那么疯!”

      “要一起疯一把吗?”就算背对孙哲平还是听得见他话带笑意。

      张佳乐深吸口气,拉响火枪,周遭顿时清出一大片,“这不在疯着吗!”

 

       “本次突击需要有人率军先行……”叶修手指点着地图,扭头看孙哲平:“这轮让你当前锋有没有问题?”

      “没有”孙哲平撇嘴:“再不给点事我做,我会以为是养老来的。”

        叶修迟疑地看了一下孙哲平的手:“后方援助吃紧,你带领的五百骑兵至少要撑住两天,此去凶险异常。”

       孙哲平轻描淡写地点点头:“这种程度还是可以的。”

      “好,你即刻点兵出阵,我已经飞书通知老韩一个时辰后从西翼派一个小队支援你。”

 

       见东方天际泛起微光,孙哲平发出一声轻轻的呼哨提醒后方的部队放慢步伐,并且缓缓地往右边的林子里隐去。雪天为突袭准备了良好的隐匿条件,马蹄踩在积雪上悄无声息,只有风吹过林子发出来的婆娑呼啸,还有一些脚步声……孙哲平敏锐地察觉到了有其他人靠近的动静,他发出警告的哨声,压低身子,手扶上剑柄,在闻到一丝几不可察的香气时骤然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张佳乐远远看到孙哲平回身张望的样子觉得委实好笑,新落的雪扑在脸上还没来得及扫去,挂在眉毛嘴巴上像年纪一大把的白胡子老爷爷。走上前了才发现孙哲平面露不豫,沉声问他:“你怎么在这里?”

       张佳乐见孙哲平绷着一张脸状似要怒,咧嘴笑起来,笑得眼睛都微微眯起,眼神一晃越过孙哲平的肩膀看自己来时的路,脚印已经被新雪覆盖了,雪轻飘飘地覆在肩上额际仿佛没有重量:“所谓,白首同所归。”

           fin.


啊啊啊终于写完了啊。。。我就是一直卡在最后不知道要怎么结尾OTZ想了好久感觉还是在战场上比较适合。。。其实还是有点烂尾了【手动再见

                                                                                           ——给斯基

评论(3)
热度(15)